<form id="d9z39"></form>

<form id="d9z39"></form>
      <form id="d9z39"><form id="d9z39"><nobr id="d9z39"></nobr></form></form>

      <address id="d9z39"></address>

            <form id="d9z39"></form>
            首頁 > 今日中國 > 白皮書

            《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白皮書(2021)》

            發布時間:2022年06月02日 | 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檢察院網-2022-06-01 | 字體放大 | 字體縮小

            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白皮書(2021)

            最高人民檢察院

            2022年6月


            少年兒童是祖國的未來,是中華民族的希望。

            ——習近平


            目? 錄

            前? 言?

            一、未成年人檢察辦案數據分析

            二、遵循司法規律,加強雙向保護

            三、統籌“四大檢察”,深化全面綜合司法保護

            四、加強部門協作,主動融入“五大保護”

            五、注重犯罪預防,提升法治宣傳教育效果

            六、堅持質效并重,促進專業化規范化建設

            結? 語

            全國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大事記

            前? 言

            2021年,是黨和國家歷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歷史交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開啟新的征程。2021年,也是未成年人保護發展史上值得銘記的一年,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以下簡稱“兩法”)正式施行,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則深入人心,家庭、學校、社會、網絡、政府、司法“六大保護”聯袂發力;國務院成立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領導小組,加強對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統籌協調和督促指導;刑法修正案(十一)施行,低齡頑劣的“熊孩子”被戴上緊箍咒,特殊職責人員性侵未成年人“罪加一等”,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更加直觀鮮明;家庭教育促進法通過,依“法”帶娃成為流行語,接受家庭教育指導成為“甩手家長”的必修課,更加注重家庭、家教、家風成為公民的自覺行動。這一年,未成年人保護網織得更嚴更密、工作成效更加彰顯,但是也要清醒看到,隨著經濟社會發展,未成年人保護面臨更加嚴峻復雜的形勢,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數量持續上升,未成年人犯罪有所抬頭,家庭監護缺位比較突出,網絡對未成年人的影響巨大,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的社會環境亟待優化,等等,未成年人保護依然任重道遠。

            2021年,全國檢察機關堅持以習近平法治思想為指引,認真貫徹《中共中央關于加強新時代檢察機關法律監督工作的意見》(中發〔2021〕28號),進一步強化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完善專業化與社會化相結合的保護體系,從服務保障黨和國家事業永續發展的高度,狠抓未成年人保護“兩法”落實,用心用情守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我們努力做好雙向保護工作,既教育挽救涉罪未成年人又關愛救助未成年被害人,針對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發現難、發現晚等問題,推動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性侵違法犯罪入職查詢制度落地見效;深化綜合司法保護,全面推行未成年人檢察業務統一集中辦理工作,針對家庭監護缺位問題,創設推廣“督促監護令”制度,融合推進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訴訟“四大檢察”職能;以檢察履職主動融入其他“五大保護”,部署開展“檢愛同行 共護未來”未成年人保護法律監督專項行動,與全國婦聯、中國關工委部署在辦理涉未成年人案件中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工作,與教育部共同制定檢察官擔任法治副校長工作規定,針對校園安全問題沒完沒了抓好最高檢向教育部制發的“一號檢察建議”監督落實,與共青團中央在80個地區開展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社會支持體系示范建設,向相關部門通報涉未成年人網絡保護公益訴訟案件情況促進網絡空間治理,全國政協雙周協商座談會專題聽取檢察機關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工作情況匯報并給予充分肯定,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努力“致廣大而盡精微”,在過去一年邁出堅實步伐,取得新的進展。

            為更加直觀呈現過去一年未成年人檢察工作,深化對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發展規律的認識,更加自覺承擔未成年人保護的檢察責任,主動接受社會監督,我們總結去年工作,形成《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白皮書(2021)》。白皮書對涉未成年人“四大檢察”業務數據背后反映的情況、問題進行分析,重點研判2017年以來特別是2021年涉未成年人案件特點、情況,對檢察機關加強雙向保護、綜合司法保護、主動融入其他“五大保護”以及開展法治宣傳教育、加強專業化規范化建設等進行簡要總結,梳理對未成年人檢察及司法保護工作具有一定影響和意義的案事件、典型做法、創新機制,以便社會公眾更加全面、直觀了解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助力、參與未成年人檢察工作,支持、監督未成年人檢察工作。

            未成年人保護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在“六一”國際兒童節來臨和修訂后“兩法”施行一周年之際,現將白皮書予以發布,期冀通過檢察履職,進一步促進司法保護與“家庭、學校、社會、網絡、政府”五大保護相融與共、整體落實,真正實現“1+5>6=實”,更好凝聚共識、形成合力,共同守護祖國的未來健康成長!

            一、未成年人檢察辦案數據分析

            為強化對未成年人的綜合司法保護,2021年未成年人檢察業務統一集中辦理工作在全國檢察機關全面推開,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訴訟檢察職能由未檢部門或未檢辦案組統一行使,未成年人“四大檢察”綜合司法保護格局初步形成。

            (一)未成年人刑事檢察情況

            2021年,全國檢察機關共受理審查逮捕未成年犯罪嫌疑人55379人,受理審查起訴73998人,經審查,批準逮捕27208人,不批準逮捕27673人;提起公訴35228人(含附條件不起訴考驗期滿后起訴人數),不起訴22585人(含附條件不起訴考驗期滿后不起訴人數),附條件不起訴19783人,不捕率、不訴率、附條件不起訴率分別為50.4%、39.1%、29.7%。2021年,全國檢察機關共批準逮捕侵害未成年人犯罪45827人,提起公訴60553人。

            1.未成年人犯罪情況

            (1)未成年人犯罪數量出現反彈。2017年至2021年,檢察機關受理審查逮捕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數分別為42413人、44901人、48275人、37681人、55379人,受理審查起訴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數分別為59593人、58307人、61295人、54954人、73998人。2021年受理審查逮捕、受理審查起訴人數較2017年分別上升30.6%、24.2%。

            (2)五類主要犯罪占比超三分之二。2021年檢察機關受理審查起訴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數居前五位的分別是盜竊罪19061人、聚眾斗毆罪9049人、強奸罪7591人、搶劫罪7186人、尋釁滋事罪6902人,分別占受理審查起訴人數的25.8%、12.2%、10.3%、9.7%、9.3%,5類犯罪人數共49789人,占比達67.3%。

            (3)未成年人涉嫌嚴重暴力犯罪占比穩中有降。2017年至2021年,檢察機關受理審查起訴未成年人涉嫌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死亡、強奸、搶劫、販賣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等八種嚴重暴力犯罪(因統計口徑關系,將全部故意傷害、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犯罪均統計在內)分別為19954人、17936人、18172人、15736人、21087人,占全部犯罪人數的比例分別為33.48%、30.76%、29.65%、28.63%、28.49%,2021年較2017年下降4.99個百分點。

            (4)未成年人毒品犯罪占比持續下降。2017年至2021年,檢察機關受理審查起訴未成年人毒品犯罪分別為2003人、1504人、1201人、942人、978人,分別占同期受理審查起訴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數的3.36%、2.58%、1.96%、1.71%、1.32%,2021年較2017年人數下降50.67%。

            (5)校園欺凌和暴力犯罪數量繼續下降。2017年至2021年,檢察機關批準逮捕校園欺凌和暴力犯罪人數分別為4157人、2785人、1667人、583人、581人,提起公訴人數分別為5926人、4590人、2914人、1341人、1062人,呈逐年下降趨勢。2021年批捕、起訴人數分別較2017年下降86.02%、82.08%。

            (6)未成年人重新犯罪率有所下降。2017年至2021年,檢察機關受理審查起訴未成年人中曾受過刑事處罰的分別為1938人、2054人、2349人、2092人、2197人,分別占同期受理審查起訴未成年人總數的3.25%、3.52%、3.83%、3.83%、2.97%,反映對涉罪未成年人的教育挽救效果有所提升。

            (7)未成年人犯罪呈現低齡化趨勢。2017年至2021年,檢察機關受理審查起訴14至16周歲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數分別為5189人、4695人、5445人、5259人、8169人,分別占受理審查起訴未成年人犯罪總數的8.71%、8.05%、8.88%、9.57%、11.04%。從犯罪人數看,2021年較2017年增加2980人,增幅達57.4%。

            (8)未成年人涉電信網絡犯罪上升較快。2019年、2020年、2021年檢察機關分別起訴未成年人涉嫌利用電信網絡犯罪2130人、2932人、3555人,同比分別上升37.65%、21.25%。其中,未成年人涉嫌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明顯上升,2020年起訴130人、2021年起訴911人,同比上升6倍。

            2.未成年人特殊保護和司法政策落實情況

            (1)未成年人犯罪不捕率首次過半。2017年至2021年,檢察機關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依法不批準逮捕14223人、15205人、16549人、14709人、27673人,不捕率分別為33.59%、34.13%、34.43%、39.1%、50.4%,2021年不捕人數首次超過了批準逮捕人數,不捕率同比增加11.3個百分點。從不捕原因看,2021年因無社會危險性不捕20720人,占不捕人數的74.88%,較2020年增加4.07個百分點。

            (2)未成年人犯罪不訴率持續上升。2017年至2021年,檢察機關分別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不起訴10114人、11865人、13752人、16062人、22585人,不起訴率分別是18.84%、22.99%、24.13%、32.59%、39.1%,2021年不訴率同比增加6.5個百分點。

            (3)未成年人犯罪附條件不起訴率大幅上升。2017年至2021年,檢察機關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附條件不起訴分別為5681人、6624人、7463人、11376人、19783人,同期附條件不起訴率分別為10.06%、12.15%、12.51%、20.87%、29.7%。同時,附條件不起訴考驗期間因違反相關規定或者重新犯罪等被提起公訴人數維持在較低水平,分別為134人、183人、233人、286人、594人,2021年被撤銷附條件不起訴提起公訴人數占附條件不起訴總數的3%,與往年基本持平,反映隨著附條件不起訴制度適用人數逐步增加,運行情況良好。

            (4)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率高。2021年,檢察機關對未成年人犯罪案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61403人,適用率為94.1%,同比增加1.47個百分點,高于同期刑事犯罪整體適用率4.7個百分點,反映出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與未成年人司法理念高度契合,在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適用情況更好。

            (5)確定刑量刑建議適用率、采納率高。2021年檢察機關針對未成年人犯罪提出量刑建議27874人,其中確定刑量刑建議23635人、幅度刑量刑建議4239人,分別占84.79%、15.21%。量刑建議被采納26483人,采納率95.01%,其中確定刑、幅度刑量刑建議分別采納22640人、3843人,采納率分別為95.79%和90.66%,分別較2020年增加1.56、1.31個百分點。

            (6)未成年人刑事執行檢察監督力度加大。2021年,檢察機關共對20045名涉罪未成年人開展羈押必要性審查,同比上升3.8倍。審查起訴階段直接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2689人,偵查階段提出釋放或變更強制措施建議被采納1421人,審判階段提出釋放或變更強制措施建議被采納352人。

            共針對看守所監管未成年人活動提出檢察建議208件,同比上升89.09%;糾正違法2042件,同比上升11.2倍;糾正混管混押2743人,同比上升4.8倍。

            共針對未成年犯管教所監管活動提出檢察建議18件,同比上升38.46%;糾正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不當357人。

            共針對未成年人社區矯正活動糾正脫管漏管203人,同比上升3.1倍;糾正收監執行不當86人,同比上升5.6倍;糾正與成年犯混合執行社區矯正305人。

            3.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情況

            (1)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總體呈上升趨勢。2017年至2021年,檢察機關批準逮捕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分別為33790人、40005人、47563人、38854人、45827人,同期提起公訴47466人、50705人、62948人、57295人、60553人,2021年分別較2017年上升35.62%、27.57%。

            (2)拐賣婦女兒童犯罪呈下降趨勢。2012年至2021年,檢察機關起訴拐賣婦女兒童犯罪分別為3699人、2395人、2038人、1598人、1483人、1394人、1322人、1247人、789人、1135人,2021年較2012年下降69.32%,年均下降12.3%。同期起訴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犯罪分別為189人、202人、163人、184人、337人、506人、393人、406人、276人、328人,2021年較2012年上升73.54%,年均上升6.3%。

            (3)性侵未成年人犯罪增幅趨于平緩。2021年,檢察機關起訴強奸未成年人犯罪17917人,同比上升16.61%,增幅為近四年來最低。同期,起訴猥褻兒童犯罪7767人,同比上升32.09%,起訴強制猥褻、侮辱未成年人犯罪2167人。

            (4)侵害未成年人犯罪類型更加集中。2021年,檢察機關對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提起公訴人數居前六位的分別是強奸罪、猥褻兒童罪、尋釁滋事罪、搶劫罪、交通肇事罪、盜竊罪,以上六類犯罪共計40612人,占提起公訴人數的67.07%,較2020年增長4.64個百分點。

            (5)不滿14周歲未成年受害人占比超過一半。2017年至2021年,檢察機關起訴侵害不滿14周歲未成年人犯罪人數分別為19717人、21013人、25723人、27234人、31213人,同比分別上升6.6%、22.4%、5.9%、14.6%,占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人數的比例分別為41.54%、41.44%、40.86%、47.53%、51.55%。

            (6)侵害農村留守兒童犯罪總體趨緩。2017年至2021年,檢察機關起訴侵害農村留守兒童犯罪人數分別為3325人、2808人、2591、2521人、2599人,分別占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人數的7%、5.54%、4.12%、4.52%、4.29%。

            (7)組織未成年人進行違反治安管理活動犯罪增幅較大。2017年至2021年,檢察機關對組織未成年人進行違反治安管理活動犯罪提起公訴分別為4人、37人、98人、170人、402人,近三年分別上升164.86%、73.47%、136.47%,反映組織、拉攏未成年人進行違法犯罪問題不容忽視。

            (二)未成年人民事檢察、行政檢察情況

            (1)加強監護侵害監督。2021年,對于符合撤銷監護人資格條件的,檢察機關支持個人或單位起訴464件,同比上升49.2%;提出檢察建議294件,同比上升45.54%;撤銷監護人資格388件,同比上升48.66%。

            (2)加強監護缺失監督。2021年,檢察機關就監護人缺乏有效監護能力,或者因客觀原因事實上無法履行監護職責等監護缺失情形,依法妥善進行監護干預和保護救助,共提出檢察建議326件,同比上升3.1倍;支持起訴宣告失蹤、宣告死亡132件。

            (3)開展“督促監護令”工作。自2021年6月1日起,針對家庭監護缺位問題,檢察機關在辦理涉未成年人案件中開展“督促監護令”工作,共制發“督促監護令”19328份,其中向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監護人制發“督促監護令”14754份,向未成年被害人的監護人制發“督促監護令”4574份。

            (4)積極開展支持起訴工作。2021年,檢察機關共辦理除監護權監督以外的支持起訴案件1660件,其中追索撫養費類776件,控輟保學類65件,其他819件。

            (5)加強民事、行政案件審判監督和執行活動監督。2021年,檢察機關就民事生效裁判提出抗訴14件,提出再審檢察建議7件,對民事執行活動違法行為提出檢察建議307件。就行政生效裁判提出再審檢察建議2件,提出抗訴2件,對行政執行活動違法行為提出檢察建議59件,促進行政爭議實質性化解23件。

            (三)未成年人公益訴訟檢察情況

            (1)立案情況。2021年,檢察機關就未成年人保護公益訴訟共立案6633件,同比上升3.2倍。

            (2)發布公告情況。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發布公告87件,其中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發布公告50件。

            (3)提出訴前檢察建議情況。行政公益訴訟案件提出訴前檢察建議5811件,同比上升2.8倍。

            (4)提起公益訴訟情況。檢察機關提起未成年人保護公益訴訟84件,同比上升2.2倍。其中,提起行政公益訴訟18件,提起民事公益訴訟17件,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49件。

            (5)案件領域情況。檢察機關辦理涉未成年人食品藥品安全、生態環境保護等傳統領域公益訴訟案件1957件,占29.5%。辦理產品質量、煙酒銷售、文化宣傳、網絡信息傳播、個人信息保護、兒童游樂場所設施安全、娛樂游戲、文身、點播影院、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等涉未其他領域案件4676件,占70.5%。

            二、遵循司法規律,加強雙向保護

            雙向保護,既是未成年人司法應有的理念,也是未成年人檢察辦案必須遵循的基本規律:既要注重維護涉罪未成年人合法權益,也要切實維護未成年被害人的權益,維護好社會秩序和公共利益,確保辦案“三個效果”有機統一,實現雙贏、多贏、共贏。

            (一)依法懲戒和精準幫教涉罪未成年人

            檢察機關認真貫徹“教育、感化、挽救”方針和“教育為主、懲罰為輔”原則,堅持依法懲戒和精準幫教相結合,最大限度教育挽救涉罪未成年人。

            一是依法懲戒和依法從寬并行。對主觀惡性不大、犯罪情節較輕,屬于初犯、偶犯的未成年人,堅持少捕慎訴慎押,為其回歸社會預留通道。2021年,全國檢察機關不批準逮捕27673人,不起訴22585人(含附條件不起訴考驗期滿后不起訴人數),附條件不起訴19783人。同時,檢察機關對涉嫌嚴重犯罪、社會危害性大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依法懲戒,發揮警示教育作用。2021年,共批準逮捕27208人,提起公訴35228人(含附條件不起訴考驗期滿后起訴人數)。一體推進落實罪錯未成年人“保護、教育、管束”措施,檢察機關協同有關部門及時將相關罪錯未成年人送入專門學校。

            二是嚴格落實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特別程序。繼續提升法律援助覆蓋面。進一步加強與司法行政機關溝通協作,推動建立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專業法律援助律師隊伍,及時為沒有委托辯護人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援助。2021年,全國檢察機關為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援助49704人次,同比上升39.09%。進一步提高法定代理人、合適成年人到場覆蓋率。通過組建合適成年人隊伍,健全運行管理機制,充分發揮合適成年人在司法辦案中溝通、撫慰、教育、見證、監督等方面的重要作用。2021年,審查逮捕階段、審查起訴階段法定代理人、合適成年人分別到場43968次、72381次,同比分別提升112.47%和76.66%。加強對涉罪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的監督,保護未成年人身份信息不被泄露。2021年,全國檢察機關共落實犯罪記錄封存31510人,同比上升11.88%。

            三是堅持把幫教貫穿辦案始終。堅持因人因案而異,切實推動解決社會調查報告形式化、同質化等問題。2021年,全國檢察機關在審查逮捕階段、審查起訴階段分別開展社會調查78562次、157939次。檢察機關根據未成年人罪錯行為特點和教育矯治規律,結合涉案未成年人具體情況,主動爭取、整合相關社會力量參與精準幫教,通過加強對罪錯未成年人監護人的家庭教育指導、完善專門矯治教育、打造綜合性觀護基地、引入專業司法社工和志愿者進行教育矯治等方式,共同建立“政府支持、司法主導、社會協同、公眾參與”的幫教考察運行模式。

            (二)嚴厲打擊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和關愛救助未成年被害人

            2021年全國檢察機關共批準逮捕侵害未成年人犯罪45827人,起訴60553人,同比分別上升18%、5.7%。隨著打擊犯罪力度的不斷加大,重大惡性暴力傷童犯罪明顯減少。

            一是依法嚴懲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嚴厲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突出打擊多發嚴重犯罪。最高檢對全國30余起性侵害未成年人重大敏感案件進行跟蹤指導,就整治性侵害未成年少女問題進行專門調研,推動解決司法實踐難題,提升案件查辦效果。制發組織、強迫、引誘、容留、介紹未成年人賣淫犯罪典型案例,引導各級檢察機關有力懲治各類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對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有案不立、有罪不究、重罪輕判等問題及時監督糾正,2021年糾正漏捕590人,糾正漏訴335人,提請抗訴36件。堅決打擊拉攏、誘迫未成年人參與違法犯罪活動,對組織未成年人進行違反治安管理活動犯罪提起公訴151件402人。

            二是扎實做好未成年被害人救助保護。持續推動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一站式”辦案機制建設。全國共建成未成年被害人“一站式”詢問、救助辦案區1622個,累計完成詢問15671人。重慶、云南、江蘇、上海、浙江等地均形成較為成熟的“一站式”辦案機制和工作模式。加強未成年被害人綜合多元救助,全年共開展司法救助1.1萬件,發放救助金1.6億元,協助提供生活安置7471人次,開展心理疏導17638人次。

            三是探索維護未成年被害人合法權益。對于未成年人因犯罪侵害遭受嚴重精神創傷,侵害行為給被害家庭造成極大影響的,檢察機關探索支持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提起精神損害賠償訴訟。河北、上海、江蘇、浙江、福建、江西、山東、河南等地檢察機關支持性侵害案件未成年被害人主張精神損害賠償,獲得法院判決支持。浙江湖州檢察機關成立以民事支持起訴職能為內核的未成年被害人心理評估支持中心,已辦理精神損害賠償支持起訴案件5件,累計賠償金額28萬元。

            三、統籌“四大檢察”,深化全面綜合司法保護

            未成年人檢察業務統一集中辦理,是檢察機關統籌發揮檢察職能優勢,加強未成年人綜合司法保護,全面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一項重要改革舉措。2021年,未成年人檢察業務統一集中辦理工作在全國檢察機關穩步全面推開,呈現有序、協同發展的良好態勢。

            (一)未成年人刑事執行檢察業務全面開展

            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羈押必要性審查、在押未成年人監管活動監督、未成年人社區矯正活動監督作為未成年人檢察部門常規業務工作全面開展。

            一是細化對涉罪未成年人的羈押必要性審查。各地檢察機關貫徹少捕慎訴慎押刑事司法政策,加大依職權主動審查力度,按照審查起訴階段“每案必查”要求,對涉罪未成年人的羈押必要性審慎評估,積極助推、創造有效監護幫教等非羈押條件,最大限度減少非必要羈押。山西省人民檢察院出臺《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羈押必要性審查指導意見》,進一步規范羈押必要性審查工作。遼寧、廣東等地檢察機關在羈押必要性審查中開展量化評估,推動審查方式更加精準化。湖北檢察機關引導公安機關對輕罪未成年人非羈押直訴,切實減少對未成年人的審前羈押。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檢察院延伸探索,開展對未成年人適用刑事拘留措施的監督,發現沒有刑事拘留必要的,及時建議公安機關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

            二是對在押未成年人監管活動依法開展監督的同時,注重做好對未成年人的幫教、維權等工作。山西、吉林、河南等地檢察機關未檢部門聯合刑事執行檢察部門,與看守所溝通建立日常聯絡協作機制,通過巡回檢察、專項檢察等方式開展監督,共同開展對未成年人的感化、挽救和矯治教育。北京市人民檢察院成立駐未成年犯管教所新起點揚帆檢察中心,作為開展法律監督和矯治幫教的平臺。江蘇、四川、安徽等地檢察機關組織開展未成年犯管教所巡回檢察,通過監區巡查、監室清查、查閱臺賬、調看監控等方式,進一步加強對未成年犯管教所監管執法工作監督。遼寧檢察機關深化對未成年犯監內幫扶、回歸幫扶“兩個幫扶”工作,從入監、服刑到出監、回歸社會開展全鏈條的幫扶教育。

            三是以未成年人社區矯正特別規定落實為重點,強化對未成年社區矯正對象矯治幫教情況的常態化監督。發現社區矯正機構違反未成年人社區矯正相關規定的,依法提出糾正意見,保障有關未成年人社區矯正特別規定落實到位,配合做好對未成年人的教育。天津、黑龍江、西藏等地檢察機關主動與司法行政機關對接,做好未成年社區矯正對象摸底調查和動態掌握,逐人建檔。河北省人民檢察院與省司法廳聯合印發《關于加強未成年人社區矯正工作配合協作的意見》,在全省范圍開展未成年人社區矯正檢察監督專項活動,逐人逐項進行核查。吉林、福建、廣東、寧夏等地檢察機關以建立符合未成年人身心特點的特殊矯正機制為切入點,積極引入專業社會力量,開展定制式、個性化幫教,助力未成年人順利回歸社會。

            (二)結合辦案多維度強化對監護權的監督干預

            一是加大監護侵害監督力度。對于監護人嚴重損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及合法權益,以及不履行監護職責導致未成年人處于危困狀態的,在依法懲治的同時,及時建議、支持有關單位或者個人起訴撤銷其監護人資格,堅決阻隔侵害,保障未成年人得到妥善監護照料,并會同民政等部門共同做好生活安置、保護救助等工作。遼寧省錦州市人民檢察院聯合教育、民政、婦聯等六家單位會簽文件,推動在民政、婦聯設置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站,開展未成年人監護侵害線索排查、線索收集、轉接處理工作。上海閔行、四川成都檢察機關探索開展家庭監護評估,為監護權監督工作提供更多借鑒參考。

            二是主動開展監護缺失監督。對于監護人缺乏有效監護能力,或者因客觀原因事實上無法履行監護職責等監護缺失情形,依法妥善進行監護干預和救助保護,幫助未成年人擺脫監護缺失困境。貴州安順檢察機關與云南昆明檢察機關開展跨省協作,對事實無人撫養兒童進行接力救助,助力解決其監護缺失和生活、成長等問題。河南檢察機關與法院、公安、民政等部門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做好孤兒和事實無人撫養兒童精細化服務保障工作的通知》,進一步細化事實無人撫養兒童服務保障舉措。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市人民檢察院與法院、公安等部門建立監護缺失兒童監護確權聯動機制,協同推進關愛救助各項工作。

            三是全面推開“督促監護令”工作。自2021年6月1日起,全國檢察機關在辦理涉未成年人案件中全面推開“督促監護令”工作。各地充分運用這一加強監護權監督的創新工作機制,根據個案不同情況和監護履職中存在的具體問題,針對性督促、引導監護人切實、有效履行監護職責,最大限度避免未成年人遭受不法侵害,預防和減少未成年人違法犯罪。2021年,全國檢察機關制發“督促監護令”共計19328份,其中,向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監護人發送“督促監護令”14754份,向未成年被害人的監護人發送“督促監護令”4574份。貴州省人民檢察院積極推動將“督促監護令”寫入《貴州省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條例》,上升到法規層面。上海、甘肅等地檢察機關針對不會管、管不好和不想管三類家長,探索分類制發“督促監護令”,從督促監護內容、文書發送方式、跟蹤監督成效等方面進行區分,做到有的放矢。

            (三)持續拓展未成年人民事、行政檢察工作

            一是多領域加強未成年人民事、行政權益保障。落實民法典、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有關未成年人保護的新任務新要求,結合未成年人民事、行政權益保護實際需求,聚焦重點難點問題,在撫養、收養、教育、繼承、代理、監護等領域“多點開花”。內蒙古、浙江等地檢察機關組織開展涉未民事執行案件專項監督,針對困境兒童補助款被執行、執行款已劃扣未及時發放等行為,依法予以監督糾正。江蘇、四川等地檢察機關聚焦“雙減”政策,針對培訓機構“退費難”、未成年人及其家長“維權難”等問題,支持家長提起追索培訓費民事訴訟案,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

            二是積極開展有關涉未行政爭議實質性化解工作。河南省鄧州市人民檢察院對涉未成年人利益的校園規劃行政爭議案件進行實質性化解,切實維護校園安全,守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內蒙古自治區開魯縣人民檢察院發現冒用他人身份取得結婚證影響未成年人獲得孤兒補助的情況,依法向該縣民政局提出檢察建議,建議注銷冒名婚姻登記信息、健全規章制度、加強管理監督。江西南昌、河北唐山等地檢察機關對于涉及未成年人戶口方面的行政訴訟監督案件,在扎實做好釋法說理工作、推動行政爭議實質性化解的同時,更好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權益。

            三是逐步探索積累具有未成年人檢察特色和切合實際需要的辦案經驗和方式方法。四川省瀘州市人民檢察院與市中級人民法院會簽《辦理涉未成年人支持起訴案件協作機制》,對辦理原則、受理范圍、調查方式、協作流程等作出明確規定,推動支持起訴工作專業化、規范化、精細化發展。江蘇省蘇州市虎丘區人民檢察院與區法院會簽《關于建立涉少民事審判、執行監督工作協作機制的意見》,加強對涉未民事審判、執行活動的監督。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檢察院在個案辦理的基礎上,會同區法院、司法局、教育局簽訂《關于設立撫養費提存監管制度的實施方案》,進一步強化監護責任的落實和執行。

            (四)積極穩妥開展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

            一是加大辦案力度,推動解決未成年人公益保護難點痛點問題。聚焦人民群眾關心關切、社會反應強烈的未成年人公益保護突出問題,積極、穩妥開展未成年人公益訴訟檢察工作,辦理了一批典型案例,辦案領域和辦案類型有較大幅度拓展。2021年未成年人保護公益訴訟立案6633件,同比上升3.2倍。北京、江蘇等地檢察機關啟動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面向未成年人收費公益訴訟監督活動,推動落實對未成年人免費參觀的規定。上海、浙江、福建、四川等地檢察機關針對點播影院、電競酒店、劇本殺、密室逃脫等新業態對未成年人保護不到位、行政機關履職不充分等問題,以公益訴訟推動治理。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人民檢察院辦理的某知名短視頻公司侵犯兒童個人信息民事公益訴訟案,系民法典實施及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后檢察機關針對“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提起的民事公益訴訟全國第一案。

            二是注重辦案規范,促進公益保護質效提升。堅持把訴前實現維護公益目的作為最佳司法狀態,充分發揮訴前程序作用,注重實現與行政機關及其他被監督對象的雙贏多贏共贏。對訴前檢察建議落實情況做好跟蹤監督,發現訴前檢察建議不能有效落實的,以提起訴訟方式接力推動問題解決,防止問題反彈回潮。在加大辦案力度的同時,嚴格把握辦案程序和實體規范,充分發揮檢察一體化優勢,建立重大敏感案件報告、訴前公告審查、跨行政區劃案件聯動等工作機制,對于疑難、復雜、影響大的案件,通過加強督辦指導,幫助辦案單位找準癥結,選準角度,嚴謹規范辦理。河北、遼寧、上海、甘肅等地檢察機關制定規范性文件,明確受案范圍、辦理流程、審批權限等,為更好開展未成年人公益訴訟檢察工作提供遵循。

            三是探索辦案規律,不斷創新工作方式方法。上海、安徽、福建、廣東等地檢察機關推廣建立未成年人公益訴訟觀察員制度,充分發揮觀察員在提供相關信息和線索、參與聽證等方面的作用。重慶市人民檢察院探索建立公益訴訟審查報告模板庫,定期編發新類型案件審查報告模板,堅決杜絕訴前檢察建議濫發多發問題。山西、陜西等地檢察機關在辦理公益訴訟案件中積極探索懲罰性公益賠償金制度。

            (五)“四大檢察”統籌履職的綜合保護成效日益凸顯

            一是未成年人全面綜合司法保護理念逐漸深入。最高檢編發未成年人綜合保護典型案例,強化理念指引和示范引領。各地發揮統一集中辦理優勢,加強“四大檢察”職能的統籌運用,在辦理涉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過程中對未成年人公共利益、民事、行政權益一體化保護,綜合保護未成年人案件數量呈加快上升趨勢。河北、吉林、江蘇、重慶等地檢察機關通過建立刑事案件“一案多查”的辦案模式,同步審查監護監督、民事行政審判執行監督、公益訴訟檢察等事項,有效提升綜合保護質效。浙江湖州檢察機關針對涉案未成年人濫用氫溴酸右美沙芬等突出問題向相關部門制發檢察建議,促進加強對未成年人藥物濫用風險管控,推動實現氫溴酸右美沙芬由非處方藥轉為處方藥管理。

            二是未成年人綜合保護長效機制逐步確立。在履職辦案中注重發現案件背后存在的家庭、社會等諸多問題,通過檢察建議、公益訴訟、情況通報、聯合督導、健全機制等多種方式,積極推動源頭治理和標本兼治。比如,河北、內蒙古、江蘇等地檢察機關扎實推進未成年人文身問題治理,海南省人民檢察院推動在地方立法層面對未成年人文身問題進行規范;浙江省紹興市人民檢察院推動市商務局、衛生健康委和市場監管局聯合出臺文身行業管理規范;江蘇宿遷、江西南昌等地檢察機關推動當地人大常委會出臺決議,明確禁止未成年人文身。上海靜安、陜西寶雞等地檢察機關分別圍繞吸毒人員未成年子女幫扶救助、預防未成年人吸煙等方面,與政府相關部門、共青團、婦聯、關工委、其他未成年人保護組織等建立協同聯動、協作支持的長效機制。遼寧省人民檢察院在全省范圍開展校園配餐專項整治行動,重點排查校園集體用餐的供餐單位和中小學校、幼兒園自有食堂,深入查找在校園配餐工作中存在的薄弱環節和突出問題,督促相關單位落實保護責任。湖北省人民檢察院與省煙草專賣局聯合印發《關于在檢察公益訴訟中加強協作配合保護未成年人免受煙侵害的意見》,促進行政主管部門依法行政,切實保護未成年人免受煙(含電子煙)侵害。

            四、加強部門協作,主動融入“五大保護”

            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構建了“家庭、學校、社會、網絡、政府、司法”六大保護體系。檢察機關既要承擔司法保護的重要職責,又要通過檢察履職最大限度推動家庭保護、學校保護、社會保護、網絡保護、政府保護落地見效,努力實現“1+5>6=實”。

            (一)助力發揮家庭保護基礎作用

            家庭是未成年人成長生活的依靠,家庭保護是預防未成年人免受侵害的第一道防線。檢察機關立足檢察履職,積極促推司法保護融入家庭保護,提高家庭成員的未成年人保護意識和能力,更好護航未成年人健康成長。

            一是在辦理涉未成年人案件中全面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工作。最高檢與全國婦聯、中國關工委聯合下發《關于在辦理涉未成年人案件中全面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工作的意見》(高檢發〔2021〕7號),明確要求對涉未成年人案件全面開展家庭教育評估,對存在教育主體意識不強、教育方式不當、法治意識淡薄等突出問題的,強制開展家庭教育指導;聯合編發在辦理涉未成年人案件中全面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工作典型案例,引導各地學習先進經驗和做法,推動涉未成年人案件家庭教育指導工作高質量發展。

            二是積極參與家庭教育工作聯動機制建設。認真落實家庭教育促進法,下發《關于學習貫徹<中華人民共和國家庭教育促進法>的通知》,強化家庭教育指導工作的司法保障,推動到2022年底,所有縣級人民檢察院均建立與婦聯組織、關工委或地方政府有關部門的溝通協作機制,形成穩定的家庭教育指導工作力量。積極參與家庭教育促進法普法宣傳,結合法治副校長、法治進校園、檢察開放日等工作,通過研發家庭教育課件、設立“家長課堂”等多種方式,宣傳家庭教育在未成年人成長中的重要作用,引導全社會樹立重視家庭教育,依法、科學進行家庭教育的未成年人保護觀念,為家庭教育促進法深入實施營造良好環境。

            (二)督促完善學校保護工作機制

            一是加強檢教協作配合,共同推動校園安全管理責任落實。各級檢察機關聯合教育行政部門持續抓好“一號檢察建議”監督落實,通過專項排查、督導檢查、情況通報等方式,促進加強校園安全制度建設。同時,邊督邊改、立行立改,及時消除安全隱患。2021年,全國各級檢察機關聯合教育行政部門查訪中小學校、幼兒園4.4萬余所,發現安全管理隱患4100余個。向教育行政部門、學校制發檢察建議994件,已完成整改3600余項,糾正男性宿舍管理員管理女生宿舍問題172件。最高檢、教育部、市場監管總局赴黑龍江聯合開展全國校園安全專項整頓調研工作,對6所中小學校、幼兒園開展安全檢查,提出整改意見,督促抓好整改落實。

            二是參與校園安全建設,協助學校開展安全管理和依法治理。檢察機關深入推進檢察官擔任法治副校長工作,充分履行檢察官法治副校長職責,加強未成年學生保護。河北省人民檢察院聯合省教育廳開展平安校園建設專項活動,5名省級人民檢察院相關負責人、6名市級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和1000余名檢察官走進校園列席校務會、開展實地檢查,幫助、會同學校解決校園安全隱患問題。山東省巨野縣人民檢察院辦理一起校外未成年人拉攏學生,多次進入學生宿舍搶劫案件后,專門派出一名副檢察長擔任該校法治副校長,定期送法進校園,該校迄今再未發生違法犯罪事件。

            三是發揮法律專業優勢,積極協助學校依法處理學生校園欺凌、校園糾紛、家校矛盾等“疑難雜癥”。湖北省黃石市某小學發生學生受傷事件,檢察官法治副校長多次協助家校溝通,促成雙方和解。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呼圖壁縣在校生馬某因校內糾紛導致身體損傷,家屬無力支付大額手術費用,檢察官法治副校長協調學校先行支付4萬元手術費用,有效化解矛盾。

            (三)促進提升社會保護成效

            一是積極落實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制度。檢察機關運用多種形式,加大宣傳力度,提高強制報告制度社會知曉度,形成社會認同,督促相關部門及人員依法落實強制報告義務。積極推動強制報告工作納入轄區網格化管理,加強對強制報告線索處置情況的跟蹤監督,推行侵害未成年人案件“是否報告”每案必查制度,建立落實情況倒查機制,及時糾正當報不報問題,切實增強制度剛性。加強對強制報告線索處置情況的跟蹤監督,依法監督糾正有案不立、有罪不究等問題。不履行強制報告義務的,根據未成年人保護法相關規定,督促相關部門對責任人員給予處分。制度施行以來,全國檢察機關起訴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線索源于強制報告的2854件,通過辦案倒查發現相關責任主體未履行強制報告義務、應當報告不報告案件1604件,追責299件。

            二是認真落實入職查詢制度。聯合相關部門積極推動建立覆蓋性侵、虐待、拐賣、暴力傷害等違法犯罪記錄的信息庫,將查詢范圍擴大到所有密切接觸未成年人行業的從業人員。最高檢、教育部、公安部聯合建立了教職員工違法犯罪信息查詢平臺,全國檢察機關牽頭或配合教育等密切接觸未成年人行業開展入職查詢749萬人次,推動對查詢出的2900余名有前科劣跡人員作出開除、解聘等處理。

            三是大力推進未成年人檢察社會支持體系建設。最高檢聯合共青團中央在80個地區開展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社會支持體系示范建設,推動完善路徑方法,健全制度機制,形成一批可復制的經驗。會同民政部、共青團中央制定全國第一個《未成年人司法社會工作服務規范》國家標準,加強未成年人司法社工規范化建設,進一步推動將司法社工納入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司法服務體系,參與對未成年人的心理干預、法律援助、司法救助、社會調查、社會觀護、教育矯治、社區矯正、法治宣傳等工作。

            四是督促對旅館、賓館、酒店、營業性娛樂場所、網吧等場所的整改。針對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多發于賓館、酒店、營業性娛樂場所的現狀,各地檢察機關通過專項檢查、聯合清查、情況通報、檢察建議等措施,推動職能部門加強對違法接待、容留未成年人問題的治理。自2021年5月“檢愛同行 共護未來”未成年人保護法律監督行動實施以來,全國檢察機關共參與排查旅館、賓館、酒店等場所66283家,發現存在問題的11238家,占排查總數的17%,經檢察機關督促,完成整改10124家,停業整頓555家,吊銷經營許可559家;排查營業性娛樂場所、酒吧、網吧等場所18691家,發現存在問題的3688家,占排查總數的19.7%,經檢察機關督促,完成整改3175家,停業整頓448家,吊銷經營許可65家。

            (四)推動凈化未成年人網絡環境

            一是依法嚴厲懲治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的網絡犯罪,保護救助未成年被害人。針對侵害未成年人網絡犯罪手段復雜多樣,作案方式不斷翻新,更加帶有隱蔽性等特點,加大打擊震懾力度,堅決予以遏制,保障未成年人上網用網安全。對受到網絡犯罪侵害的未成年人進行綜合救助保護,同步提供心理撫慰、心理疏導、損失追回、經濟救助、就學幫扶等支持,助力未成年人回歸正常的學習生活。

            二是最大限度教育挽救涉網絡犯罪的未成年人,寬容不縱容。受網絡使用的低齡化和不良信息等因素影響,一些網絡詐騙、侵犯公民信息等犯罪案件中也有未成年人參與。2021年,檢察機關起訴未成年人利用電信網絡實施犯罪3555人,同比上升21.2%。對于主觀惡性不大、罪行較輕、屬于初犯、偶犯的未成年人,在依法從輕處理的同時,開展針對性的幫教,幫助他們盡快重新回歸社會。注重選取典型案例以案釋法,警示教育未成年人遠離網絡違法犯罪。

            三是積極推動網絡領域未成年人公益保護。針對未成年人沉迷網絡、受到不良信息侵蝕甚至遭受侵害等涉及未成年人公共利益的普遍性問題,以辦理的典型個案作為突破口,通過公益訴訟、檢察建議、情況通報等多種形式推動網絡平臺、社會、政府等多方協同、齊抓共管,促進相關問題解決。上海市松江區人民檢察院辦理的支持起訴確認未成年人網絡高額打賞行為無效案,在幫助全額追回網絡充值款的同時,督促涉案企業制定完善用戶實名認證、從業人員準入標準和行為規范、未成年人消費保護措施等技術標準。

            (五)促推形成協同保護合力

            最高檢積極履行國務院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領導小組成員單位職責,推動進一步完善部門協作機制,切實形成未成年人保護合力。在國務院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上,最高檢立足未成年人保護法律監督職責,就促進未成年人保護體系更加健全完善進行介紹和交流。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介紹檢察機關開展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相關情況,回答記者提問。最高檢就未成年人文身問題專題調研,向國務院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領導小組報送專題報告,爭取重視支持,推動未成年人文身治理。

            各地檢察機關認真貫徹落實《國務院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領導小組關于加強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的意見》(國未保組〔2021〕1號)。山東省高密市人民檢察院將未檢工作嵌入全市各村新時代文明實踐站,聘請村婦聯主席、村兒童主任、志愿者擔任“未檢員”,負責本村未成年人信息登記、家庭走訪、監護指導、教育幫教、強制報告等工作,定期召開由各相關部門及“未檢員”代表參加的聯席會,分析“未檢工作站”運行狀況,共同推動未成年人保護工作落地生根。福建檢察機關創設春蕾安全員機制,以檢察機關為主導、以基層婦聯力量為主體建立覆蓋全部基層組織的春蕾安全員隊伍,對困境兒童進行摸排登記,開展建檔管理、動態觀護、實時介入、轉介救助等工作,搭建特殊未成年人群體“家門口的守護崗”。江蘇檢察機關加強與民政部門協作,通過選聘兒童主任擔任未成年人權益保護觀察員、組織兒童主任開展業務培訓等方式,將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權益落到實處。河南省禹州市人民檢察院依托鄉村振興和聯鄉幫村工作機制,在重點鄉鎮、村莊(社區)設立“檢愛兒童”保護站(聯系點),聯動鄉鎮政府、民政、基層法庭、公安派出所等,通過典型案例開展以案促改、家庭教育指導、督促監護責任落實等工作,幫助“問題家庭”重塑家庭環境和良好親子關系。

            五、注重犯罪預防,提升法治宣傳教育效果

            2021年,檢察機關深入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全面落實“誰執法誰普法”的普法責任制,扎實推進檢察官擔任中小學校法治副校長工作,推動全國3.9萬余名檢察官在7.7萬余所中小學校擔任法治副校長。檢察官法治副校長能動履職,面向中小學生廣泛開展法治教育和自護教育,協助學校建立健全安全管理制度,在促進校園安全、保障未成年人健康成長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

            (一)檢察長示范帶動,推動法治副校長工作走深走實

            各級人民檢察院領導班子成員,尤其是檢察長以身作則,主動擔任法治副校長,走進校園為中小學生講授法治課。四級檢察機關共有15606名院領導擔任中小學法治副校長,其中檢察長3205名。2021年9月1日,最高檢檢察長張軍第四次走進北京二中,圍繞學習貫徹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講授法治課。2021年9月開學季,全國有23名省級院檢察長和1311名市、縣級院檢察長走進校園,為同學們講授法治課,特別是注重結合具體案例開展法治宣傳教育,促進未成年人更加篤信篤行法治,推動檢察官擔任法治副校長工作不斷深化。

            (二)加強機制共建,凝聚法治宣傳教育合力

            各級檢察機關主動作為,爭取黨委政府支持,聯動各方力量,打造法治宣傳教育矩陣,凝聚法治宣傳教育合力。一是持續打造《守護明天》未成年人法治教育品牌節目。最高檢與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聯合制作大型未成年人法治節目《守護明天》第五季?!妒刈o明天》圍繞未成年人司法保護話題,邀請檢察官主講案例,并邀請專家、相關部委代表展開討論,在社會上引起良好反響,收視率持續攀升。二是主動爭取支持,統籌普法資源。安徽省人民檢察院與省高級人民法院、教育廳、公安廳等會簽文件,均衡派設法治副校長,解決多頭普法、扎堆普法、普法資源旱澇不均等問題。河南許昌檢察機關推動市委成立未成年人法治教育領導小組,辦公室設在市人民檢察院。三是主動聯動各方,加強法治副校長工作力量。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聯合教育廳、婦聯等單位開展“加強未成年人法治教育 助力鄉村振興”專項活動。重慶市檢察機關積極與公安、法院、教委、共青團、婦聯等單位溝通聯系,并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全程參與普法活動,形成普法合力。四是主動搭建平臺,爭取社會支持。最高檢聯合教育部、民政部、共青團中央、全國婦聯、中國關工委等部門共同策劃制作國內首部未成年人檢察社會支持體系建設微電影《我的青春,你來過》。江西省檢察機關借助教育行政部門“班班通”等新媒體平臺,充分調動校園聯絡員、社會志愿者等力量,推動實現法治教育教學點全覆蓋。黑龍江省大慶市人民檢察院“童心圓”未檢工作團隊建立家庭教育指導師庫,動員組織老干部、老戰士、心理咨詢師等組成志愿團隊共同開展法治巡講。

            (三)聚焦專業發力,促進法治宣傳教育提質增效

            一是突出宣講重點。實時更新法治宣講內容,以貫徹落實民法典、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一號檢察建議”、強制報告制度、入職查詢制度等為重點開展宣講。貴州遵義檢察機關在開展法治進校園活動后,一名女生向老師舉報其叔叔多次對其實施性侵,老師立即履行強制報告職責報警,目前該案已提起公訴。二是豐富宣講形式。吉林省人民檢察院聯合省教育廳通過“思政課堂+法治教育”模式,把法治教育融入思政課堂。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人民檢察院聯合學校組織公益示范林實地觀摩活動,將普法課堂延伸到戶外。遼寧、山東、四川、新疆等地檢察機關依托法治教育實踐基地,增強法治活動實踐性,帶領學生開啟“沉浸式”法治體驗,助力提升學生法治素養。三是建設“標準化”“菜單式”課程庫。江西、云南等地組織開展全省優秀課件評比,形成全?。ㄊ校┪闯赡耆朔ㄖ谓逃皹藴驶闭n程庫。江蘇揚州檢察機關分類研發“學生預防版”“教師警示版”“家庭教育版”課程庫。西藏自治區拉薩市人民檢察院“卓?吉”未檢宣講團推出系列雙語“法治精品課”。

            (四)適應常態化疫情防控形勢,形成法治宣傳教育新格局

            各級檢察機關積極適應疫情防控常態化要求,拓展法治宣傳教育陣地,確保防控期中小學?!巴Un不停學”,推動形成線上線下一體的法治宣傳教育新格局。一是加強網課建設。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人民檢察院開設“守護娜荷芽遠程法治課堂”,與教體局專網互連互通,一次講座可全覆蓋6萬余名學生。重慶市人民檢察院聯合市教委開設戰疫云課堂,先后在2800余所學校播放,覆蓋學生300多萬人次。二是開展直播互動。2021年“國家憲法日”前夕,最高檢第九檢察廳負責人通過直播平臺,為北京市100余名中小學思政教師講授法治課。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奎屯市人民檢察院“小馬未檢”抖音直播間開展直播7場次,受眾師生5萬余人次,互動參與6000余人次。三是研發線上平臺。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組織研發“未檢護苗”平臺,并推動與教育系統互聯互通,實現檢察機關法治副校長普法宣傳教育對全市學校全覆蓋,打造“全時空”青少年法律服務產品。江西省萍鄉市安源區人民檢察院開發“晨曦云平臺”,設置典型案例、微課堂等板塊,實現“指尖上的法治宣講”。

            六、堅持質效并重,促進專業化規范化建設

            2021年,各級檢察機關以提升工作質效為核心,著力提升未成年人檢察專業化、規范化水平,為推動未成年人檢察工作高質量發展奠定堅實基礎。

            (一)努力提高未成年人檢察專業化水平

            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具有特殊性,在職責任務、內在規律、司法理念、評價標準等方面都與成人司法有顯著的區別,是獨立的檢察業務類別。實現未成年人檢察專業化,是做好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的前提和基礎。

            一是進一步健全未檢專門辦案組織,為未成年人檢察工作高質量發展提供專業組織保證。認真貫徹落實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有關專門機構或者專門人員配備的要求,積極推動落實《關于進一步規范檢察辦案機構設置的通知》要求,255個市級檢察院和536個縣級檢察院設立獨立未檢機構,較2020年分別增加20個、164個,另有1385個市、縣級檢察院設立未檢辦案組,增加602個。二是進一步加強未成年人檢察隊伍素質能力建設,為未成年人檢察工作高質量發展提供專業人員保證。積極開展多種形式的崗位練兵,舉辦2期未成年人檢察案事例培訓班、5期未檢業務統一集中辦理網絡培訓,推動以司法保護能力為核心的未成年人檢察能力建設。開展未檢條線優秀辦案團隊和優秀辦案檢察官評選活動,3個團隊和5名個人獲評優秀辦案團隊和優秀辦案檢察官。三是加強未成年人檢察理論研究。國家社科基金重點課題“未成年人司法法”順利結項,《中國未成年人司法制度研究》出版。舉辦未成年人公益訴訟檢察研討會、未成年人文身治理研討會,圍繞未成年人文身治理、消費保護、“控輟保學”等領域公益訴訟檢察熱點難點問題開展研討交流,促進未成年人檢察理論研究與司法實踐融合發展。編發連續出版物《未成年人檢察》4期。

            (二)持續加強未成年人檢察規范化建設

            一是進一步強化未成年人檢察業務指導。深化“捕、訴、監、防、教”一體化工作機制,以工作質量、幫教效果為核心,完善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獨立評價與指標體系。最高檢建立未檢業務專業指導和分片對口聯系相結合的工作機制,提高對下指導質效。每季度召開一次未檢條線重點工作推進會,通報未檢重點工作開展情況,分析研判、共同解決存在的問題。二是研究編發未成年人檢察案例。按照“一個案例勝過一打文件”的思路,聚焦未成年人司法保護的難點、熱點問題,加大指導性案例、典型案例研究編發力度。針對附條件不起訴、家庭教育指導、督促監護令等重點問題,發布1批指導性案例和4批典型案例,建立未成年人檢察案例庫,開展案例評析活動,堅持問題導向,強化業務指導。三是推進智慧未檢建設。加強統一業務應用系統2.0未檢條線部署應用工作,基本實現未檢業務統一集中辦理工作線上辦理、流轉、查詢等功能。上線運行未檢偵查監督平臺,助力提升法律監督效果。探索搭建涉未數字化監督模型,推廣智慧未檢成熟經驗做法,推進未成年人幫教維權平臺建設,促進從個案辦理到類案監督轉變。

            結? 語

            2021年,全國檢察機關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認真落實《中共中央關于加強新時代檢察機關法律監督工作的意見》,以學習貫徹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為契機,以加快推進未成年人檢察業務統一集中辦理為抓手,著力夯實基層組織專業保障、突出基礎工作特殊要求、狠抓基本能力綜合提升,以高度的政治自覺、法治自覺、檢察自覺依法能動履職,推動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取得新的進展。

            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發出了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的政治動員令。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當代中國少年兒童是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生力軍。當前,為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營造良好環境的社會氛圍正在形成,但未成年人保護總體形勢還不容樂觀,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持續高發,侵害未成年人民事、行政等合法權益問題多發,“兩法”施行的新要求與未成年人保護有法不依、執法不嚴等老問題并存,涉未成年人“小案件”常常引起網絡上的“大圍觀”,未成年人保護社會治理存在不少短板。與此同時,未成年人檢察工作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視的問題,特別是運用“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理念指導未成年人檢察實踐不夠,統籌運用“四大檢察”職能推進綜合司法保護還有不小差距,融入其他“五大保護”的自覺性、實效性不足,未成年人檢察隊伍能力素質跟不上職能深化和拓展,等等,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未成年人保護工作效果。

            2022年,檢察機關將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成立10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持續落實未成年人保護“兩法”,以最高檢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為契機,以監督落實“一號檢察建議”為牽引,以“質量建設年”為抓手,以強化未成年人綜合司法保護為重點,創新進取,能動履職,全面提升未成年人檢察工作質效,促推家庭保護、學校保護、社會保護、網絡保護、政府保護落實落地,服務保障未成年人安全健康成長,以實際行動迎接黨的二十大勝利召開。

            附件:

            全國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大事記

            (2021)

            1.2021年2月3日,最高檢發布《關于學習貫徹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通知》,就全國檢察機關學習貫徹落實“兩法”作出專門部署,提出具體要求。

            2.2021年2月5日,最高檢第九檢察廳、民政部社會工作司、共青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聯合召開《未成年人司法社會工作服務規范》國家標準試行工作全國總結會,共同推動未成年人司法社會工作服務體系建設。

            3.2021年2月26日,最高檢發布以涉罪未成年人附條件不起訴為主題的第二十七批指導性案例,為附條件不起訴制度依法規范適用提供參照和指引。

            4.2021年3月2日,最高檢第九檢察廳與“女童保護”團隊簽署合作備忘錄,在懲防兒童性侵、被害人救助、心理疏導、合適成年人到場、普法教育等方面探索開展合作。

            5.2021年3月11日,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人民檢察院訴北京某公司侵犯兒童個人信息民事公益訴訟案,經杭州互聯網法院出具調解書后結案。檢察機關提出的停止侵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賠償損失等訴求被全部采納,涉案公司開展整改。該案被評為2021年度十大法律監督案例。

            6.2021年3月26日,最高檢第九檢察廳在江蘇沭陽召開未成年人公益訴訟檢察研討會,針對未成年人文身治理、消費保護、“控輟保學”等領域公益訴訟檢察業務開展交流研討,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山東、重慶等地檢察機關交流發言。

            7.2021年3月31日,最高檢第九檢察廳在浙江紹興召開未成年人文身治理研討會,深入研究未成年人文身治理現狀,共商未成年人文身監管完善等問題。

            8.2021年4月6日,教育部、最高檢等七部門發布《關于加強教育系統數據安全工作的通知》,保障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利用信息化手段保護教育、管理、服務等環節產生數據的安全,規范數據收集、使用管理、開放共享等活動。

            9.2021年4月25日,最高檢印發《全國檢察機關“檢愛同行 共護未來”未成年人保護法律監督專項行動實施方案》,認真貫徹落實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推動解決未成年人保護的普遍性、系統性、源頭性問題。

            10.2021年4月25日,浙江湖州檢察機關積極實踐“個案辦理-類案監督-系統治理”的數字檢察工作路徑,對部分青少年濫用成癮性非處方藥(氫溴酸右美沙芬)以案促治,向藥監部門發出檢察建議,促推全省專項治理,積極推動在全國范圍內將氫溴酸右美沙芬調整為處方藥,積極保障公眾用藥安全。

            11.2021年4月28日,最高檢第九檢察廳印發《關于統一制發未成年人涉罪記錄封存印章的通知》,制作未成年人涉罪記錄封存印章樣式,規范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工作。

            12.2021年5月26日,最高檢第九檢察廳下發《關于在辦理涉未成年人案件中開展“督促監護令”工作的意見》,決定從2021年6月1日起,在辦理涉未成年人案件中依法開展“督促監護令”工作,推進筑牢未成年人家庭保護防線。

            13.2021年5月27日,四川省人民檢察院在省檢察院機關建成“四川省青少年法治宣傳教育基地”,面向全社會開放,最高檢常務副檢察長童建明出席基地揭牌儀式。

            14.2021年5月28日,最高檢在四川成都召開“全國檢察機關貫徹落實‘兩法’座談會”,研究貫徹落實新修訂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舉措,交流經驗,提出具體工作要求。

            15.2021年5月31日,最高檢召開《落實“兩法” 護航青春》新聞發布會,通報檢察機關會同相關部門共同做好未成年人保護工作情況及貫徹落實“兩法”有關工作安排,發布“檢察機關與各方力量攜手 構建未成年人保護大格局”十個典型案事例。

            16.2021年6月1日,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正式施行。

            17.2021年6月1日,最高檢發布《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白皮書(2020)》,總結2020年未成年人檢察工作,更加自覺承擔未成年人保護的檢察責任。

            18.2021年6月15日,最高檢聯合全國婦聯、中國關工委制發《關于在辦理涉未成年人案件中全面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工作的意見》。同年10月25日,最高檢聯合全國婦聯、中國關工委印發《在辦理涉未成年人案件中全面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工作典型案例》。

            19.2021年6月18日,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關工委主任顧秀蓮一行到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調研座談。最高檢常務副檢察長童建明出席座談會并匯報全國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相關情況。

            20.2021年7月7日,最高檢第九檢察廳下發《關于在專業分工指導的基礎上強化分片聯系指導工作的提示》,探索建立未檢業務專業指導與分片對口聯系相結合的工作機制。

            21.2021年7月15日,最高檢第九檢察廳舉辦附條件不起訴指導性案例網絡培訓暨推進未成年人檢察重點工作視頻會議,進一步規范和促進附條件不起訴工作,部署推進未成年人檢察相關重點工作。

            22.2021年7月23日、9月30日、11月29日,最高檢第九檢察廳舉辦全國檢察機關未成年人檢察業務統一集中辦理網絡培訓,加強有針對性業務指導。

            23.2021年8月2日,最高檢下發《關于2021年上半年全國檢察機關未成年人檢察業務統一集中辦理工作情況的通報》,通報工作進展,提出工作要求。

            24.2021年8月24日,全國政協副主席、民盟中央常務副主席陳曉光一行到北京市石景山區未成年人互動體驗式法治教育中心調研,最高檢常務副檢察長童建明陪同調研。

            25.2021年9月1日,最高檢檢察長張軍以《“六大保護”呵護“少年的你”》為題,第四次到北京市第二中學講授法治課,北京市各區共20余所學校通過教育系統直播平臺學習收看。

            26.2021年9月1日,最高檢常務副檢察長童建明以《提升法治素養 護航奮斗青春》為題,到首都師范大學附屬中學講授法治課,3000余名師生代表現場學習收聽。

            27.2021年9月,北京市檢察機關開展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違規收費公益訴訟專項監督行動,協同相關部門推動故宮、八達嶺等40余家單位對未成年人免費開放。

            28.2021年9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到重慶市大渡口區人民檢察院調研基層治理創新工作,對“莎姐”等工作給予充分肯定。

            29.2021年9月10日,上海市檢察機關針對涉點播影院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情況暴露出的問題,向市級行政主管部門制發檢察建議,推動在全市層面完善相關監管制度。

            30.2021年10月8日,最高檢第九檢察廳編發《未成年人綜合保護典型案例》,指導各地統籌各項未檢職能、強化未成年人綜合保護工作。

            31.2021年10月16日,由全國人大代表宋亞平策劃出品、陜西省人民檢察院協助策劃的普法舞臺劇《五月向陽六月花》在陜西咸陽舉辦首演儀式,受到廣泛歡迎。

            32.2021年10月19日,最高檢第九檢察廳發布《關于未成年人綜合保護案例評析情況的通報》,指導推動未成年人綜合保護工作深入開展。

            33.2021年10月25日,最高檢聯合共青團中央發布《關于開展全國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社會支持體系示范建設的通知》,在全國80個地區部署開展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社會支持體系示范建設工作。

            34.2021年10月28日,最高檢第九檢察廳召開全國未成年人檢察工作視頻調度會,山東、江蘇檢察機關就落實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制度、附條件不起訴工作進行經驗交流。

            35.2021年10月29日,最高檢針對辦案中發現的未成年人文身現象突出問題,向國務院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領導小組報送專項報告,促推完善未成年人文身治理相關監管機制。

            36.2021年11月1日,海南省檢察機關積極推動將未成年人文身治理相關規定寫入新修訂的《海南省未成年人保護和預防犯罪規定》。

            37.2021年11月18日,上海市檢察機關舉辦“接續奮斗 檢護未來”——上海市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創建三十五周年座談會,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李強、最高檢檢察長張軍分別作出批示,最高檢常務副檢察長童建明視頻致辭。

            38.2021年11月19日,最高檢聯合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舉辦大型未成年人法治節目《守護明天》五周年暨第五季開播儀式。最高檢檢察長張軍,中宣部副部長、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臺長慎海雄出席并講話。11月20日至29日,《守護明天》第五季在社會與法頻道播出,收視率再創新高。

            39.2021年12月7日,最高檢第九檢察廳舉辦“如何在食品包裝領域合力護航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研討會,推進未成年人食品包裝治理,更好護航未成年人健康成長。

            40.2021年12月24日,十三屆全國政協第58次雙周協商座談會圍繞“促進未成年人權益的司法保護”協商座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汪洋主持會議,最高檢檢察長張軍出席會議介紹相關工作情況。


            被蹂躏得死去活来粗大
            <form id="d9z39"></form>

            <form id="d9z39"></form>
                <form id="d9z39"><form id="d9z39"><nobr id="d9z39"></nobr></form></form>

                <address id="d9z39"></address>

                      <form id="d9z39"></form>